bob电竞安全吗

  靠运气,是因为电竞行业的淘汰率居高不下。想从游戏玩家身份起步,等待机会摇身一变成为职业电竞选手,用万里挑一形容也不为过。至少,对于一位青少年而言,付出同等努力,按部就班通过升学考试换来的成果,要比入行电竞更高效,也更保险。

bob电竞安全吗

  高昂的“代价”并不限于物质和心理层面,成为一名杰出电竞选手所需要的时间成本,令很多家庭望而却步。与其它体育项目类似,电竞选手大多也是“从小培养”的。简自豪曾在参加节目时表示,很多选手为了打电竞,都付出了牺牲课业的惨痛代价。十多岁的孩子们如果选择抛弃一切走上电竞道路,失败的后果往往不堪设想。

  2003年,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确定为第99个体育运动项目,明确了电子竞技作为体育项目所具备的对抗特征以及竞技水平。数量与日俱增的广大游戏玩家,仿佛全部变成了电竞行业的后备军。可事实上,电竞与游戏,并没有强烈的捆绑关系。

  而即便时间、物质的投入都到位了,实现从一位游戏玩家到电竞选手的跨越也不是水到渠成。能站上电竞赛场的人们,绝非泛泛之辈,他们掌控游戏的天赋远胜常人。“玩游戏门槛很低,但要想成为电竞选手,你的反应能力必须达到顶尖水准,训练能帮你提升,却无法决定你的上限,”美希说。“仅凭感兴趣绝对是不够的,看天赋,有时候还看运气。”

  其实,不只是电竞,任何一个行业的选择都需要综合多方面因素谨慎考虑!和其他的体育竞技一样,电竞也需要投入大量时间投入训练,不可避免的需要牺牲一部分其他时间如学业。

  当然,成为职业选手,只是电竞行业最核心的部分,外围还包括近年来正在火速发展的电竞解说与职业经理人。后者需要经过经管类专业知识做支撑,考验学历背景,对学习能力的要求甚于游戏水平。至于职业解说,美希表示,只有一小部分人能以此自给自足。“解说更多依靠口才,我当时想要用解说养活自己很困难,所以一直在兼职代购,”美希说道。

  靠运气,是因为电竞行业的淘汰率居高不下。想从游戏玩家身份起步,等待机会摇身一变成为职业电竞选手,用万里挑一形容也不为过。至少,对于一位青少年而言,付出同等努力,按部就班通过升学考试换来的成果,要比入行电竞更高效,也更保险。

  电子娱乐设计研究院2017年的统计报告显示,电子游戏玩家中,未成年人只占27%,而玩家平均年龄则达到了35岁。对比年龄分层,电竞选手更趋“低龄化”。与运动竞技相似,职业电竞选手同样存在退役的说法。当年龄超过25岁,人体反应速度、判断能力甚至体能状况的退化,会导致选手操作水平出现下滑,所以一位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通常在20岁上下。

  容恺口中所谓的“价值”,存在于各行各业。任何一个领域,如果到达顶尖水准,自然能为社会输送“价值”。但在电竞圈,想成为有价值的人并不容易。以英雄联盟为例,国内用户账号破亿,可自2011年登陆至今,国内只涌现了不到20位世界冠军,至于剩下的人,大多泯没在游戏大潮里,付出与回报远不成正比。

  有时候,孩子需要的,仅仅是家长能给予一些学习之外的娱乐时间,不要将游戏妖魔化,更不要高呼什么“封杀游戏”引起对立情绪!家长们也无需对IG夺冠如临大敌,担心成为孩子玩游戏荒废学业的借口。相信只要不简单粗暴的直接否定,孩子也会愿意心平气和的沟通!

  以IG战队冠军阵容中的下路核心喻文波(游戏ID为Jackeylove)为例,他16岁以主播身份被IG收入麾下,夺冠时还未满18周岁。而目前国内人气最高的英雄联盟选手简自豪(游戏ID为Uzi)17岁便已走红,如今,23岁的他依然维持着极高的竞技状态。可见,电子竞技也算是一项吃“青春饭”的竞技运动,至少一半以上的游戏玩家,根本不可能踏足电竞圈。

  11月初,一支名作IG的电竞战队在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上夺得冠军。一时间,他们的消息席卷在各大社交平台。事实上,IG就像中国电竞圈的放大镜,戊戌之年,风云际会。不止英雄联盟,在王者荣耀、绝地求生(俗称“吃鸡”)等一众风靡国内游戏圈的项目上,中国战队都有着亮眼的发挥。仿佛,属于电子竞技的盛世将至。

  网络上,如果检索电子竞技的百度词条,你会获得如下解释:“电子竞技,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。”通俗来讲,也就是基于电子游戏进行的竞技比赛项目。所以,当外界争论电子竞技的优劣之时,同时也折射着人们对电子游戏本身的态度。

  2003年,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确定为第99个体育运动项目,明确了电子竞技作为体育项目所具备的对抗特征以及竞技水平。数量与日俱增的广大游戏玩家,仿佛全部变成了电竞行业的后备军。可事实上,电竞与游戏,并没有强烈的捆绑关系。

  容恺口中所谓的“价值”,存在于各行各业。任何一个领域,如果到达顶尖水准,自然能为社会输送“价值”。但在电竞圈,想成为有价值的人并不容易。以英雄联盟为例,国内用户账号破亿,可自2011年登陆至今,国内只涌现了不到20位世界冠军,至于剩下的人,大多泯没在游戏大潮里,付出与回报远不成正比。

  2003年,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确定为第99个体育运动项目,明确了电子竞技作为体育项目所具备的对抗特征以及竞技水平。数量与日俱增的广大游戏玩家,仿佛全部变成了电竞行业的后备军。可事实上,电竞与游戏,并没有强烈的捆绑关系。

  当然,成为职业选手,只是电竞行业最核心的部分,外围还包括近年来正在火速发展的电竞解说与职业经理人。后者需要经过经管类专业知识做支撑,考验学历背景,对学习能力的要求甚于游戏水平。至于职业解说,美希表示,只有一小部分人能以此自给自足。“解说更多依靠口才,我当时想要用解说养活自己很困难,所以一直在兼职代购,”美希说道。

  容恺口中所谓的“价值”,存在于各行各业。任何一个领域,如果到达顶尖水准,自然能为社会输送“价值”。但在电竞圈,想成为有价值的人并不容易。以英雄联盟为例,国内用户账号破亿,可自2011年登陆至今,国内只涌现了不到20位世界冠军,至于剩下的人,大多泯没在游戏大潮里,付出与回报远不成正比。

  容恺口中所谓的“价值”,存在于各行各业。任何一个领域,如果到达顶尖水准,自然能为社会输送“价值”。但在电竞圈,想成为有价值的人并不容易。以英雄联盟为例,国内用户账号破亿,可自2011年登陆至今,国内只涌现了不到20位世界冠军,至于剩下的人,大多泯没在游戏大潮里,付出与回报远不成正比。

  电子娱乐设计研究院2017年的统计报告显示,电子游戏玩家中,未成年人只占27%,而玩家平均年龄则达到了35岁。对比年龄分层,电竞选手更趋“低龄化”。与运动竞技相似,职业电竞选手同样存在退役的说法。当年龄超过25岁,人体反应速度、判断能力甚至体能状况的退化,会导致选手操作水平出现下滑,所以一位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通常在20岁上下。

  以IG战队冠军阵容中的下路核心喻文波(游戏ID为Jackeylove)为例,他16岁以主播身份被IG收入麾下,夺冠时还未满18周岁。而目前国内人气最高的英雄联盟选手简自豪(游戏ID为Uzi)17岁便已走红,如今,23岁的他依然维持着极高的竞技状态。可见,电子竞技也算是一项吃“青春饭”的竞技运动,至少一半以上的游戏玩家,根本不可能踏足电竞圈。

  高昂的“代价”并不限于物质和心理层面,成为一名杰出电竞选手所需要的时间成本,令很多家庭望而却步。与其它体育项目类似,电竞选手大多也是“从小培养”的。简自豪曾在参加节目时表示,很多选手为了打电竞,都付出了牺牲课业的惨痛代价。十多岁的孩子们如果选择抛弃一切走上电竞道路,失败的后果往往不堪设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